夫夫

词不达意。

CCTV1八点张老师演的奋进的旋律就要开始啦。

越界。

私设如岳山


错字忽略。本想着写be来着,想想算了不给大家添堵了。


啥也不是,啥也不会。


出门记得戴口罩!!!没事儿别瞎溜达!!!搁家呆着挺好!!!




沙瑞金生性薄凉,一只笑面虎,对工作有一腔热血对其他的一概不理。这次上头派他下来整治汉东腐败问题,他就带了几本书几件衣服就来到了汉东。刚下机场的沙瑞金让秘书先去省委整理东西,他一个人打车闲逛。





你要了解一个地方,你就得深入他。一个任期五年,有的是时间。沙瑞金站在一个小摊面前笑眯眯的询问菜价,听到一个合理的价钱满意的点点头。他走进一个公园,看到小孩脸上的笑容,老人们围坐在一起唠家常,倒是民风淳朴。






他又走到一条新开发的步行街,想看看环境如何。他走走停停,还好没有人认出他,刚喝完一瓶水转身扔进垃圾桶就听到拐弯处吵吵闹闹,他往吵闹的地方凑,就站在人群之外。





“达康书记!您给评评理,有他这样不孝顺的吗?我养他这么大,他一回来就要钱,我哪儿有钱啊。”说话的女人拉着一个穿着西装的人不撒手。





穿着西装的男人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后面的人立马拉着女人口中那个不孝顺的人到一旁批评教育。





“达康书记?李达康。”这时沙瑞金看到穿西装的人的正脸,就是李达康,他很快又转了回去。沙瑞金心里笑了笑却又很疑惑一个市委书记怎么会在这里?想着这李达康可能也是来看看这新开发的步行街,不过这人倒是在百姓中名声挺好,还有人拉着他调解家庭矛盾。





沙瑞金又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和好感,转身走了。李达康这时又转身,嘴里嘟嘟囔囔怎么感觉老是有人盯着我。





沙瑞金联系自己的秘书去下面调研,等他回来后再去拜访陈叔叔。省委市委那些人接到这个消息后,立马夹紧尾巴做人,生怕犯错。





就算是这样,国内国外还是都知道了“九一六事件”。沙瑞金得知后心里冷哼了一声,这份礼可够大的。他联系了李达康,李达康的回答和应对措施无疑是份满意的答卷。





沙瑞金眯着眼看向窗外,阳光明媚却暗潮涌动,这盘棋大幕拉开了,背后的棋手也该浮现了。





李达康…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清白吗?沙瑞金内心突然有了这个疑问,他暗暗一惊,自己怎么会对他有兴趣,肯定是太累了,沙瑞金没多想,他也知道自己除了工作家人其他什么都不在乎。





他背负太多的期望了,当年和陈叔叔一起养育自己长大的叔叔们就只剩下陈叔叔了,瑞金瑞金,他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也明白这些叔叔对他的期望。上头派他来汉东也充满了期望,期望还百姓一个太平。





沙瑞金开始慢慢布下天罗地网,就等着鱼儿自己入网了。与此同时,他又和李达康成为了朋友,一起环湖,一起逛玫瑰园。





除了李达康的前妻,李达康自身很清白,清白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沙瑞金从前一直都没有找到符合出淤泥而不染的人,但是他现在找到了,李达康就是。





沙瑞金曾问过李达康你觉得什么最美?李达康环顾四周坚定的说太平世界最美。沙瑞金愣了愣在嘴里反反复复的念着太平世界,片刻他也点点头,确实美。





最近沙瑞金的梦里常常出现李达康的身影,这让淡定的沙瑞金慌了阵脚,他至今未婚,李达康离异,可这又能怎么样。





不能怎么样。





沙瑞金很清楚自己待满五年就会回北京,何必耽误人李达康,就算自己能接受同性,可又怎么敢保证李达康不会排斥。沙瑞金是真心想交李达康这个朋友,所以决定把这个难以启齿的秘密压在心头。





大概相爱的两个人心灵相犀吧,最近李达康也时常想起沙瑞金。他很喜欢沙瑞金的眼睛,他好像天生温柔,他温暖的手让他颤抖的心都安定了下来。





“达康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衣服不会多穿点?”沙瑞金握住李达康的手不松开。



“我一年四季都这样。”李达康害怕被人看到使劲挣脱,但是沙瑞金就是不松手。



“那我给你捂一会儿。”沙瑞金两只手一块上握住李达康的双手,笑眯眯的看着李达康。



李达康看没有挣脱也就没有挣扎,有人捂手也挺好,确实很暖和“那就谢谢沙书记了。”



“不客气不客气。”沙瑞金捂了一会儿便松开了,和李达康聊工作。





李达康明白两个身处高位的人,要是相爱是不会有结果的,反而被唾沫星子淹死。他李达康无所谓,本来就是孤独一人,可是沙瑞金不行,他怎么可以被唾弃,李达康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





于是谁都没有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就到了沙瑞金离开的日子了。





沙瑞金笑着跟来送行的人握手,到李达康这沙瑞金张开手给他一个拥抱,小声的在他耳边说别把我忘了,我在北京等你。已经是省长的李达康抱紧沙瑞金说了声好,在外人看来就是两位领导感情好,只是沙李配现在要分开了怪可惜的。





沙瑞金上飞机前留了一份信给李达康,叫他回家再看。





李达康忙完工作,打开沙瑞金留给他的信。





:达康同志晚上好!此时我大概已经到北京了。首都北京很漂亮,特别是秋天,枫叶落满街道的样子真是叫人移不开眼,你一定要来北京,我带你看看。



你说人和人之间相处是不是都是靠忍耐啊,忍着倾诉欲,忍着冲动,忍着爱意,忍着我对你的喜欢,以便于我们能够更好的在世俗面前更好相处。人生还真是一场博弈,从活着的那一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输的一踏糊涂。



达康同志,我很认真的想过这个世上应该没有人能配的上你,大家都看到了你的霸道,可我看到了你的温柔,对百姓的温柔,温柔的让人嫉妒。在我心里你不该吃苦,更别说痛苦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自己才是对百姓的负责。



说实话第一次见到你是在一条步行街上,我看着你被拉着当调解员,当时我就想这个市委书记够亲民的,我还怀疑过你是不是清白的,跟你相处的这段时间看来我没有看错人。之后每当我见到你时,我心里都有一场海啸,但我只是静静的站着,没有叫人发现。



人是贪心的,一开始只是想多看你一眼,后来不知不觉就想以爱的名义进行一切占有时,我总是想起一开始见到你,只是温柔的站在人群之外看着你。



说到这里,你会觉得我沙瑞金很奇怪,没错我说的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有个傻了吧唧的人喜欢你,只是他没有开口就离开了,在写这封信时他释怀了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你的挚友沙瑞金。





李达康边笑边哭的读完了这封信,第一次感慨原来自己这么能哭,擦擦眼泪,拿起这封信到灯底下照,在挚友二字的旁边是爱人但是被划掉了。





李达康把信小心翼翼的折好放进抽屉里,掏出手机给那个傻了吧唧的打电话。





“达康?”远在北京的沙瑞金慌了,这人是不是要骂自己。



“沙瑞金!你等着,我爱你。”说完就挂了。



沙瑞金眨眨眼睛,他好像听到李达康说我爱你,片刻在门外想敲门的白秘书就听到自己领导在办公室哈哈大笑。白秘书一惊,完了,自己老板因为离开达康书记受太大刺激了。





几年后。



“沙瑞金,枫叶呢?”


“我怎么知道他们换品种了,我记得小时候是枫树啊。”


“小时候?!你丫骗我。”


“我没有,诶别走啊,往前走走说不定就有啊。”


两位大人物戴着口罩在大街上拉拉扯扯,还好没啥人。不然第二天头条,为何两位大人物在街上大打出手。

日常小段子

日常小段子


啥也不会啥也不是

私设如喜马拉雅。


大家出门记得戴口罩!!!别往人多的地方凑,要勤洗手!!!能不出门就别出门了,注意安全!!!




6.在外男子汉,在内汉子难。



沙瑞金这周六有几位老战友要到家中吃饭,正好赶在沙瑞金休息的时间,吃饭嘛难免会喝酒,喝酒难免会吹牛逼。





前一天晚上沙瑞金就和李达康说有几位老朋友会来家里吃饭,你要跟着一起吗?李达康当时就摇头,不凑这个热闹,有这闲工夫还不如看俩文件呢。沙瑞金脸上很遗憾,其实内心笑开了花。





“来来来,喝酒,这酒我可是藏了好久的。”沙瑞金笑嘻嘻的跟人碰杯。





“还藏啊?不是我听说你不是和那位李达康书记在一起了吗,怎么着还管着你喝酒啊?”老战友拍拍沙瑞金,一脸八卦的看着人。





“他敢管我吗他!只是最近胃不太舒服,他不让我喝而已。”沙瑞金笑着甩开人手。





“哟,果然是沙瑞金啊,还记得我们在一块工作的时候,问沙瑞金以后要是怕老婆怎么办?他沙瑞金拍拍胸膛说你看我会怕老婆吗。哈哈哈哈哈”老战友站起身模仿当时沙瑞金的动作,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李达康当然敢管,自从他把烟酒都戒了,现在就又来盯着沙瑞金戒酒了,沙瑞金当着老朋友的面要面子,没好意思说,反正李达康也不在家。





巧了,李达康就在家门口了,他有份东西落在家了,一开门就听到让他哭笑不得的东西。





“我都是这样对李达康的,李达康!地拖了吗!饭做了吗!”沙瑞金拿着酒手一挥在那儿指点江山。





“咳咳咳,都喝着呐。”李达康一开门就听见沙瑞金在那儿吹牛逼,笑眯眯的走到餐桌前,打声招呼便往书房走。





一时间鸦雀无声,沙瑞金愣在那儿反应他是不是听到刚在自己说的话了,而老战友看到沙瑞金这个反应就明白了,几个人看了看对方都起身拍拍沙瑞金的肩膀。





“加油啊小金子,我们就先撤了,你可别怕老婆啊。”老战友们笑着走了。





沙瑞金把酒杯放下,清清嗓子跑到书房,假装无事发生一样问到“达康,你怎么回来了,有东西没拿?”





“是啊,你说巧不巧,我还听见一人吹牛逼呢。”李达康拿着文件朝人笑。





“达康,我错了,我再也不喝酒了。”沙瑞金低着头闷声说道。




“沙瑞金,把桌子收拾了,地拖了,晚饭也记得做,酒立马给我扔了!”李达康气呼呼的走了。





沙瑞金照人说的把桌子收拾了,地拖了,酒也扔了,饭还在锅里。走进书房开始写他的检讨。





“亲爱的达康同志,请原谅我,我一时好面子,说出这样的话……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不喝酒,家务都我来做。”(中间省略很多字)





等到李达康下班回来,一份检讨书安安静静的放在他的办公桌说,李达康笑着看完,把检讨书放进抽屉里,下楼去找沙瑞金。正好沙瑞金从厨房把菜端出来,李达康挽起袖子想帮忙,沙瑞金连忙说不用不用,我来我来。





“检讨书我看了,以后再喝酒,咱俩就说再见吧。我烟酒都戒了,你还戒不了?”李达康坐在饭桌前看着沙瑞金。





“一定戒一定戒,吃饭吧。”沙瑞金在心中发誓这酒一定戒,这人不能说再见。




酒可以戒,但喜欢你不能戒。喜欢一个人久了,就开始上瘾了。






7.唱歌。




到年关了,各处都是喜乐融融,人流量也越来越大,省委市委都在紧张的准备着为了应对突发情况。





市委书记李达康躺在办公室里闭着眼睛养神,他快两天没回家了,这关键时刻决不能掉链子,今年京州这份答卷一定要漂亮。





放在台子上的手机响了,李达康拿过来一看是沙瑞金,对着电话一个劲儿的傻乐,响了半天才想起来接。





“喂,瑞金啊,我…我不回去了,还在忙呢。”李达康心虚的朝四周看看,办公室除了他还是他。





“好,我知道了。”沙瑞金听到他的回答便挂了电话。





李达康看着黑屏了的手机,嘴里嘟嘟囔囔这个沙瑞金不会是生气了吧。没办法,把手机一放又躺下了。





『哐哐』两声敲门声,李达康立马起身穿好外套,坐回办公桌前。“进。”李达康打开水杯喝水,寻思着来事儿了。





“达康书记很拼命啊。”沙瑞金拿着保温桶走到人面前放下。





“瑞金!你怎么来了?”李达康笑着站起身迎他。





“听你这口气我不能来啊,那我走吧,可惜了这个夜宵只好我亲自解决了。”沙瑞金摇摇头领起保温桶就往外走。





“能来能来,带什么好吃的了?”李达康快人一步把门锁上,拉着人坐到沙发上。





“我熬的粥,尝尝。”沙瑞金打开保温桶,拿餐巾纸擦擦勺子递给人。





“好。”李达康尝了一口后长舒一口气“好吃!”





“好吃就行,吃完跟我回去吧。”沙瑞金看着李达康。





“不回去不回去,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儿,我好及时处理。”李达康朝人挥挥手。





“你啊,不是还有下面的人吗,你都两天不回家了。你要相信你的下属,他们也是很有能力的。”沙瑞金叹了口气敲敲桌子。





“我是相信他们,但终归我在场会好一点,别敲了。”李达康说完埋头继续吃。





沙瑞金停下手上的动作,看着李达康“那好,我陪着你,没有我在是不是都没睡好啊,看着黑眼圈,达康同志你也老大不小了,注意点身体怎么了。”





被人戳中痛点,没沙瑞金陪着加上心里有事儿这两天确实没睡好。“用不着,你快回去吧。”






沙瑞金笑了笑“成,等你吃完咱们再聊会儿我去回去。”




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李达康抬眼看沙瑞金,心里奇怪今儿怎么这么好说话。也没细想就埋头喝粥。没一会儿就喝完了,擦擦嘴瘫在沙发上。





沙瑞金把东西收拾好,起身坐到沙发旁边的台子上。“躺下吧达康同志,我等会儿就走。”





李达康点点头跟人说了声再见,吃饱了就困,都怪沙瑞金。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却也迟迟没有入睡,满脑子都是人民安不安全。





沙瑞金也发现他没有睡着,想起陈阿姨小时候哄他睡觉经常会唱歌,便伸手拍拍人的手,嘴里轻唱着“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夜色多么好 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李达康笑着拍拍沙瑞金“说谁姑娘呢?”。





“睡吧。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沙瑞金轻轻拍着李达康的手唱着歌哄人入睡,看人睡着了把外套脱下盖人身上,屋里很暖和,沙瑞金坐到办公桌前看起了书,时不时抬头看沙发上睡着的人。





安心睡吧,我来给你唱一首广为人知的歌,来道我们平淡的爱情。





日常小段子



啥也不是,就会瞎掰


私设如峨眉山。



5.找表记。



沙瑞金在家门口徘徊不定,心里十分忐忑,甚至想来根烟。




他把李达康送的一周年礼物一块手表弄丢了,他记得昨天晚上他把它摘了下来,放在客厅的桌上,怎么一觉起来就不见了呢?




他一开始没放在心上,可能是记错了,想着可能是落在办公室的桌上了,结果上了一天的班也没瞧见手表的出现。




怎么办怎么办。沙瑞金搓着手在门口徘徊不定,这时候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沙瑞金一看是李达康连忙接了起来。




“喂,达康,有事儿吗?”从远处看沙瑞金接电话,就跟做了亏心事的,手捂着电话不敢大声讲话。




“瑞金,你没事儿吧?听着声音是不舒服吗?”李达康把电话声音调到最大,才听清沙瑞金的声音。




“没有没有!怎么了。”沙瑞金调整好说话语气中气十足的问。




“没有就好,这么大声干嘛,我出去调研几天,你一个人好好的。”李达康皱着眉把手机拿远。




“好的好的,注意安全啊。”没等李达康回答便挂了电话。




“好,你的手…”李达康面无表情的看着黑了屏的手机,这个沙瑞金敢挂我电话!他手表还在我这呢。




李达康今天走的比沙瑞金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的表不走了,便戴了沙瑞金的,虽然大了些倒也不错。拿上自己的表给金秘书让他换电池,高高兴兴的坐上去调研的车,在车上才想起来自己戴着他的表想跟他说一声,没想到他给挂了。算了不想听拉倒。




沙瑞金:我那是不想听吗?我那是怂!




知道李达康调研去了,沙瑞金顿时感觉松了许多,麻利的开了门,脱了西装开始到处找手表。

跑到书房,拉开桌子的每一个抽屉没找到,趴在地上看有没有掉在地上,也没有。




跑到卧室,翻箱倒柜的找手表,也没有。




沙瑞金急的直冒汗,甚至跑到厨房打开冰箱,看看手表是不是落在冰箱里了。




总而言之,反正是没有手表。




沙瑞金绝望的坐在沙发上,揉揉手腕,想念他的手表。沙瑞金放空了一会儿,准备出发找田国富商量商量。




田国富:没啥好商量的,别来,求放过。




沙瑞金连忙跑到田国富家里,并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田国富沉重的表情一度让沙瑞金怀疑是不是自己贪污了。




“既然丢了,要不就去买一块吧。”田国富想了半天也就想出了这个。




“…那只能这么办了,走吧。”沙瑞金站起身穿上鞋。




“?上哪儿啊。”田国富被沙瑞金拉到门口。




“买表啊,你是纪委书记,正好看着我可没贪污。”沙瑞金义正言辞的表情让田国富手痒。




最后俩书记从商场买了一块一模一样的表走出来,脸上写满了疲劳。




“你签了多少?”“几百个吧。”“差不多。”第二天汉东头条,是什么让俩位书记同时出现在汉东商场,并且引发了人员拥挤。




反正表是买回来了,沙瑞金也放松了。顿时感觉万事太平。就等李达康回来了。





6.带孩子。




李达康是没等回来,倒是等来个孩子。白秘书家里出了点事儿,没人照顾孩子,正好赶上周末沙瑞金便包下领孩子这事儿。




领着孩子出去玩儿的路上,迎面碰上高育良。高育良满脸的哈哈哈沙瑞金,你完了,这是你私生子吧。“沙书记,这个孩子是?”




“白秘书的儿子,小怀介绍一下自己。”沙瑞金低头揉揉白憬怀的小脑袋。




“爷爷好!我是白憬怀,今年六岁了,很快就要上小学了!”白憬怀一声爷爷叫的,再看看高育良的脸色,沙瑞金想仰天大笑。




“好好好,真乖。沙书记我就先走了,再会啊。”高育良扶了扶眼镜便离开了。




“再见再见。哎呦小怀真乖啊。”沙瑞金跟高育良道完别转身抱起白憬怀。




“嘻嘻嘻,沙伯伯,我饿了。”白憬怀吐了吐舌头,挣扎着要下来,沙瑞金便把他放了下来,带他出去吃饭。




吃完饭,又到公园里溜达溜达。白憬怀玩累了,眯着眼伸手要沙瑞金抱。沙瑞金便一把抱起他,往家走,白憬怀的小脑袋枕在沙瑞金的肩膀上一晃一晃,等到家都睡熟了。




沙瑞金大气不敢喘,抱着孩子的手早麻了,累的倒在沙发上,看着睡在身上的孩子,不禁勾起嘴角,拿过一旁的毯子盖在身上,也睡一会儿。




李达康终于忙完了,回到省委大楼跟下面的人开了个会便准备回家休息。当打开门,就瞧见沙瑞金带着个孩子睡在沙发上。李达康见过这孩子,是白秘书的孩子。




李达康静悄悄的走到沙发旁边,笑着看着爷俩儿,还掏出手机拍了照片,拍完又继续看着人俩。沙瑞金感觉到有人盯着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眼角带笑的李达康看着他。




“醒啦?快把孩子抱到卧室睡,你也不怕孩子着凉,辛苦省委书记带孩子了。”李达康摸摸沙瑞金的头发,还低头亲了一口。




沙瑞金傻乐了一下,轻轻的坐起来抱着白憬怀去卧室,给他盖好被子便回到沙发上,跟李达康一起坐着。




“累不累?辛苦我的达康同志了。”沙瑞金坐直身体让李达康靠着更舒服。




“不累,为了百姓干啥都不累,倒是你啊还带起孩子了。”李达康握紧沙瑞金的手。




“这不是白秘书有事儿嘛,帮人看看孩子,这小子可机灵了,叫高育良爷爷,可笑死我了。”沙瑞金终于可以仰天大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够机灵的。哦对,你的表被我带走了,现在还给你。”李达康把手上的表摘下来塞到沙瑞金手里。





沙瑞金这时才反应过来,原来手表被李达康带走了,可是自己又买了一块是不是浪费钱了。




“原来在你那儿啊,那你的呢?”沙瑞金把表放在桌子上。




“坏了,一开始以为是没电了叫金秘书拿去换电池,结果是坏了。”李达康拿出自己的表。




“这样啊,我有个东西给你。”沙瑞金把自己买的手表拿出来递给人。“我以为表丢了,便重新来了一块,既然没丢,那这块就给你。”




“怪不得你那天接电话声音那么小,原来是这样啊。”李达康看了眼那表,拿过来和沙瑞金的放在一块。




沙瑞金点点头,凑到李达康面前亲了口人。“辛苦了。”李达康亲了回去“不辛苦,你亲我我亲你这是礼尚往来。”




不知什么时候醒了的白憬怀从门缝里看沙发上的两个人亲来亲去,偷偷的捂着嘴笑,爸爸果然说的没错,沙伯伯和李伯伯是一对儿。


日常小段子。


啥也不是,就会瞎扯。


私设如冈底斯山。



3.转笔



李达康和沙瑞金都有个习惯,就是喜欢转笔,特别是在开会的时候。李达康用他来打发无聊的时间,而沙瑞金转笔是为了分散对李达康的注意力。




这一天李达康走的匆忙,就带了个笔记本就冲进会议厅,坐在位置上等人陆陆续续的来,打开笔记本一看,诶笔呢?我记得我带了啊,没带吗?那怎么办啊,没笔好无聊。这时他看到比他后出门的沙瑞金走进会议厅,他朝人比了个口型,我要笔。




沙瑞金眨眨眼,摇摇头没懂。李达康连比带划的要笔,周围人看他的眼神像似在看个哑巴。沙瑞金愣了愣明白了他是要笔,抽出自己的快步走过去递给人,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田国富:哎呦,没眼看。




沙瑞金一动不动的听着他们讲话,手却不老实,一会儿掰手指弄出声响,一会儿握拳又松开。搞得人心惶惶,这位省委书记是要去哪儿干架啊?。沙瑞金也没笔了,一支笔难倒英雄汉,手实在太闲了。




李达康朝他使眼色,叫他安静点,沙瑞金没看见,撕了张纸在桌子底下折飞机。田国富实在看不下去了,扔给人一支笔,悄悄的凑过去跟人说别动了,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折飞机。





沙瑞金把飞机塞给人,拿起笔认真的写着什么,写完后又给田国富看,田国富看了恨不得把笔给人掰了。





沙瑞金:我不想老是盯着李达康看,所以在分散注意力啊。



田国富:麻利滚。





4.睡相不好容易影响感情




李达康向来霸道,就连睡觉也是,别看这么瘦一人,把人挤下床也是一把好手。




李达康回到家,惊奇的发现自己是第一个到家的,随便弄了点吃的看了会儿文件,抬头一看都十一点多了,这沙瑞金都还没回来。




打电话一问原来是几个老朋友突然来到汉东,沙瑞金带他们出去吃饭了。没办法了,那只能自己先睡了。





往床上一躺,睡姿跟个大字似的,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沙瑞金满身酒气的回到家,先洗了个澡怕吵到梦中人,便轻手轻脚的把人往旁边推了推躺到了床上。李达康感到热源一个劲的往沙瑞金那儿靠,而沙瑞金一个劲的往后退,太热了。





退到无路可退,沙瑞金差点就掉下床去,没办法他就跑到客房睡去了。





第二天李达康醒来,发现沙瑞金不在床上。难道一晚上没回来?李达康拿出手机给人打电话。忽然听到沙瑞金手机的来电声音从隔壁传来,他拿着手机去寻那个声音,打开隔壁客房的门就看见沙瑞金睡得跟猪一样。





李达康挂断了电话,皱着眉看着人。这人怎么不跟我睡啊,难道走错房了?不可能啊,他要是能走错房,田国富能有八块腹肌。




田国富:你俩的事儿能不能别扯到我!





李达康坐到床上一言不发的看人睡。老朋友?老朋友里面是不是有女的还是有好看的男的!这沙瑞金不会是变心了吧!沙瑞金睡得好好的,莫名感到一阵杀气,沙瑞金揉着脑袋醒过来,发现李达康沉着脸看着自己,朝人眨眨眼。




“怎么了?”沙瑞金伸手想揉揉李达康的鸡窝发型。



“为什么不和我睡?那几个老朋友里面是不是有女的还是有好看的男的?”李达康躲开人手。



“没有没有,那几个老朋友都是男的,还是田国富那样的。”沙瑞金对天发誓。



田国富:辞职了,告辞。



“那为什么不和我睡?”李达康放心下来。



“太热了,你一个劲的往我这挤,我容易起反应…”沙瑞金盯着人看。



“咳咳咳,起床吧,该上班了,有事晚上再说。”李达康叫人盯的发毛,赶紧离开房间。



“成。”






:请问田书记,您多次出现在沙瑞金和李达康的对话中看来您对他们俩很重要啊,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吗?


田国富:我想辞职。

追沙记。👇



啥也不是,就会瞎扯。

私设如黄山。



沙瑞金回到自己家后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着他喜欢的足球赛,看到进球激动的大喊出声,以往他连球赛可能都不会看,因为会影响李达康。





他起身打开冰箱把酒都拿了出来,脚搭在茶几上,又窝回沙发上一边喝酒一边盯着电视。沙瑞金酒量很差,除了平时必要的应酬,一般不会喝酒,再遇上难过的事儿,没一会就睡着了。





另一边李达康烟一根接着一根,他觉得心烦,走进书房看起他的规划图,世界上能让他冷静的也就沙瑞金和规划图了。





但这次规划图并未起到冷静的作用,他决定去找沙瑞金,反正就在隔壁。翻箱倒柜找到很久之前白秘书给他的备用钥匙,就急忙走到沙瑞金家门口,他叹了口气,犹豫了片刻还是将门打开走了进去。





“瑞金?”李达康走进屋内就看到在沙发上睡着了的沙瑞金,他放轻脚步,坐到人身边。





沙瑞金感受到熟悉的感觉,往人身边靠了靠,轻声喊了声达康。





“我在,走,我们回房间睡,好不好?”李达康站起身想拉起沙瑞金,沙瑞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还以为在做梦,一把把人拉进怀里,李达康愣了愣抬手拍拍沙瑞金。





“李达康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沙瑞金蹭蹭李达康的脖子。



李达康忽然感觉到衣领湿了,心疼的侧过脸亲亲沙瑞金。“他没有不要你,不要哭啊。”




“我才没哭呢,不要就不要,我找别人。”又窝回沙发上,嘟嘟囔囔的。





李达康气的跳脚,这个沙瑞金怎么回事儿,外边是不是还有人了!





气鼓鼓的往人腿上一坐,拉着人衣服,恶狠狠的问“你说!你还找谁?”





“找…找田国富!”沙瑞金被人拉着不舒服的扭了扭。



“人有老婆!还有谁?”李达康就是不放开。




“找…白秘书!人家没老婆”




“沙瑞金!你只能是我李达康的!”李达康说完就亲沙瑞金。




(哇,是什么飘过,是凤凰牌自行车啊)





第二天,沙瑞金揉着头坐了起来,看了眼闹钟,一看十点多了,吓得立马站起身“迟到了迟到了!”




“沙瑞金!”沙瑞金听到有人叫他,吓得衬衫纽扣都扭错了,心里默念共产党宣言,僵硬着身体转过身看向床。





“李达康?”沙瑞金看见是李达康松了一口气。




“是我,怎么,你还以为是谁,白秘书吗?”李达康撇了人一眼,手揉着腰,这沙瑞金就是得寸进尺!





“白秘书?管人白秘书什么事儿?你怎么在这?”沙瑞金插着腰看人。





“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喝醉了,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拉着我不放。”李达康想逗一逗沙瑞金。





“是吗?我是不是还把你睡了啊”沙瑞金知道自己酒量差,但肯定不能拉着人不放。





“…瑞金,我腰疼,帮我揉揉。”李达康朝沙瑞金眨眨眼。





沙瑞金默不作声坐到床上给人揉腰。李达康看着人低着头,主动凑上去亲亲人“瑞金,原谅我好不好,我错了,以后一定多陪陪你。”




沙瑞金很久没反应,李达康就使劲的盯人。“好,以后每天做一次!”沙瑞金抬起头眼睛发着光看着李达康。





“沙瑞金!我腰还要不要了!”


“我轻点。”


“滚!”


人群之外。

人群之外。


啥也不会,就会瞎扯。

私设如武夷山。



沙瑞金要来了,还是新任的省委书记。当李达康听到这个消息时,先是惊讶,无奈最后是欣喜。

他们曾是对恋人。




不,是爱人!是血液流动的源头。




只是…只是李达康先转身离开,他害怕了,害怕世俗,害怕这不能见光的爱情,害怕他们的仕途到此为止。




抽筋剥骨之痛,无人知晓。




李达康很会伪装,当他告诉沙瑞金他要结婚了,沙瑞金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一丝昔日的柔情,只剩下冷漠。




沙瑞金低下头,不作声,待月亮爬上屋顶时他问李达康你有没有爱过我?很久都没有得到回答。




沙瑞金满嘴的苦涩站起身,帮人理了理领带,对人说不用回答了。以后啊,要学会温柔,做事不要着急。为夫为父,岁月悠长,我们不会再见了。




李达康哑口无言,红着眼眶看着人离开,等背影消失不见后,低声说了声好。




你我都明白,我们转身离开需要多大的勇气。





很快李达康就结婚了,沙瑞金只是远远的站在人群之外看了一眼就离开了,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我想当那个站在你身边的那个人,看着你笑,只是我没资格了。




省里准备给沙瑞金办一场欢迎会,但却得到沙瑞金刚到汉东便下去调研的消息,一时间搞得人心惶惶,生怕被沙瑞金逮到错误。




而沙瑞金此时坐在去下一个目的地的路上,无神的盯着窗外。天意弄人,竟又要相遇了。他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命令自己不再想这个人。或是太劳累,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李达康听到沙瑞金没有去那个欢迎会,心里一边默默嘲笑那群人,一边又赞扬沙瑞金的做法,还是老样子。浪费时间参加这种活动,根本就是浪费生命,还不如想想怎么让GDP上去。




可终究是要见面的。沙瑞金还未见到人,就先听到声。“谁激动了?开会”沙瑞金没有给李达康一个眼神便走向自己的座位。




李达康看着他的背影,红了眼眶,他也开始有白头发了,这军人的背还是那么挺拔,还是那股儒雅。吸了吸鼻子坐到位子上开始开会。




会上,沙瑞金和李达康一唱一和成功冻结了赵立春留下的干部任命名单,这让沙瑞金松了一口气。反腐之路,任重而道远啊。不过这李达康倒是没变,沙瑞金笑着站起身宣布散会。




“瑞金啊,你可算来了,欢迎啊!”田国富握着老朋友的手,开心的嘴都回不拢。沙瑞金也许久未看到这位老朋友,主动抱了抱田国富“欢不欢迎,我都来了,辛苦了,回办公室说吧。”




李达康收拾好东西,想再看看沙瑞金,但不见人踪影,就准备去沙瑞金办公室,汇报工作的同时还能看看这位曾经的爱人。




李达康很想见到他,希望能够好好聊聊能够得到他的原谅,听他说声没关系。




当他准备敲门时,听到田国富的声音传出。




“瑞金啊,今儿看到李达康了,怎么样?是准备复合啊还是?”没有回答,李达康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别沉默啊,你就说爱不爱吧,让我知道结果,你都单身半辈子了,那李达康也离婚了,要不就复合吧。”田国富看着沙瑞金皱着眉头,心里也不好受。




“爱,但是不必了。”沙瑞金充满磁性的声音传人李达康的耳朵,李达康觉得血液都停止了,他握紧拳头想冲进去问沙瑞金为什么不必了,但却像逃跑一般跑走了。




他有什么资格去问沙瑞金,为什么爱他却不想复合,这都是他自己的原因。




渐渐的李达康发现沙瑞金的温柔不再对他一个人,他对每个人都一样温柔,一样有距离感,包括他李达康。




但沙瑞金在他身边时,他总能感到一束目光看着他,但当他转过身去找时,就看见沙瑞金着急忙慌的低下头看东西。他知道是沙瑞金,但不明白他的意思。




那个回避你眼神的人,在前一秒一定非常的温柔的看着你。




一年不长不短,沙瑞金将赵立春留下的余孽连根拔起,是时候他该离开了。




李达康没有参加沙瑞金的送别会,当中央任命下来时不只有对沙瑞金的任命,还有他李达康的,他当上了汉东省省长。他忙的焦头烂额。




只是听说沙瑞金离开时拿着一束林城玫瑰,当天晚上,李省长哭的跟孩子一样,身边空无一人。




沙瑞金站在人群之外,回头看了一眼李达康的办公室,便上了车去往下一个目的地。




我很爱你,即是你先转身离开,但我还是爱你。




我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想把他们装进心里,但我没有,我害怕他们会挤到你。




好像什么都没变,我站在人群之外,我的爱没有活过来,但也没有死。


日常小段子。

啥也不是,就会瞎扯。

ooc都是我的。

取的名都是瞎扯的,不能深究!

题目也是瞎扯的。

2.烧饭,撒娇与怀孕。

李达康最近很苦恼,交上去的文件就剩下最后一个没批下来,这叫人怎么工作嘛!李达康坐在沙发上咬着手指想主意。

首先,得从沙瑞金下手。他交上去的文件都是为了老百姓的,绝对不是为了自己,但是怎么才能让沙瑞金乖乖听话呢。此时的李达康就跟绑架犯似的,露出凶悍的表情。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瘫在沙发上叹气。

最后还是掏出手机,在度娘上搜如何让爱人听话。

“给他做饭,俗话说得好要想抓住男人就得先抓住他的胃。只有他吃饱了什么事儿都好解决。”

做饭?就会蛋炒饭,这能行吗?李达康想了一会儿还是给食堂张师傅打了电话叫他不用送饭过来了。他起身又给杏枝打了电话,请教如何做西红柿炒鸡蛋,杏枝震惊的还以为太阳从西边起来了,拉开窗帘一看。

嗐,没有太阳。

这就正常了。

李达康按着杏枝说的做了碗西红柿炒鸡蛋,炒土豆丝,最后一锅蛋炒饭。坐在椅子上等沙瑞金回来。

刚出办公室的沙瑞金右眼皮一直跳,沙瑞金坐在车上总感觉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他摇了摇头,自己是党员,不能封建迷信,抬手揉了揉眼睛。

沙瑞金一回到家,李达康起身接过他的包,让他洗手赶紧吃饭。沙瑞金挑了挑眉,今儿月亮应该是从西边起来的。

吃完饭后,李达康便认真的对沙瑞金说赶紧把最后那个文件批了吧,我好工作啊。话还没说完,沙瑞金就跑进厕所吐了,吐完一抹嘴,对李达康说那饭不干净,你谋杀亲夫啊,这文件别想了。

李达康立马就不爽了“屁!我也吃了啊,我怎么没事儿啊。”“你看着我吃的,一口都没碰!饭和菜都是我吃的!呕—”

沙瑞金说完又吐了。李达康点点头,觉得他说的对。

计划失败。

又掏出手机,继续看网友的回答。俗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撒娇,你要是他喜欢的,那你就撒娇,没有男人会顶得住自己喜欢的人撒娇。”

李达康知道这是个馊主意,但还是去了。

“瑞金哥,把文件批了吧,好吗?”李达康晃着沙瑞金的胳膊,朝人眨眼。沙瑞金吓得话都不会说了,把人拉到门外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李达康站在门外眨眼。

计划失败。

沙瑞金觉得李达康因为工作原因不是很正常,所以小心翼翼的下楼准备倒杯水喝。

“沙瑞金!我怀孕了!”李达康被逼的无路可走,只能说出怀孕这两个字。沙瑞金吓得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站起身拍拍身上,镇定的走到李达康面前,拉起他的手,深情的对他说“辛苦了达康,我三个儿子沙地铁,沙京州,沙风厂辛苦你了,这个就别生了,我很担心你的身体。”

“沙书记放心,为了你我不怕苦。”李达康认真的点了点头。沙瑞金不想说话,沙瑞金累了,沙瑞金想睡觉。

最后经过沙瑞金分析利弊后,沙岩台最终没有诞生。

沙瑞金:沙发很舒服。

李达康:舒服就多睡几天。

沙瑞金:??

日常小段子。


啥也不是,就会瞎扯。

ooc都是我的。


1.硬气。


沙瑞金是出了名的温柔,遇到过他的人都这么说。


“沙书记啊,确实是温柔。”田国富吃着沙瑞金碗里的红烧肉不假思索的说。


“对,是的,我哥很温柔,他遇上什么大事儿都不急躁,慢条斯理地解决问题,也不苛刻下属,不大喊大叫。”陈海同志领着小皮球从一旁路过。


“我家书记从不拉着我加班,到点就准时下班,下班也不要我跟着,有时候会拉着我一起锻炼,瞧我这身体,杠杠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秘书为了展现他身体好立马绕着办公楼跑了两圈。


此时被人认为温柔的沙瑞金,正在大声的制止李达康抽烟。“不许抽!烟和打火机拿过来!”沙瑞金虎着脸看着李达康手上的烟。


李达康吓了一跳,平时这人从不大声嚷嚷,今儿怎么回事儿?“吃枪药了?今儿怎么这么硬气啊。”

沙瑞金一把抢过人的烟远距离的扔进垃圾桶“硬气吧,以后让你看看更硬气的。”转身离开。


李达康低声说了句神经病,跟着人离开阳台走进书房。为了节约空间,这俩人硬是挤在一间房间里办公,互不打扰,倒也安静。


沙瑞金悄悄的看了眼李达康,发现人拼命的喝水,就知道他肯定是犯烟瘾了,起身下楼走进了厨房,李达康已经表示不想理他。


沙瑞金切了苹果端上楼,将果盆砰的一声放在李达康桌上,李达康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沙瑞金,沙瑞金粗声说“吃!”


“吃就吃,这么大声干嘛,神经病。”李达康吃完苹果看到沙瑞金在那儿看书,就静静的盯着人看了一会,也没想抽烟的念头了。沙瑞金偷偷弯起嘴角想着不抽烟什么都好说。


到了中午,俩人吃完中饭,沙瑞金端起碗筷准备去洗碗,李达康看他忙碌也不好意思,就撸起袖子准备一起洗。“走开!这里很挤。”沙瑞金撇了人一眼。


李达康看了眼四周,就这个厨房,再站五个我都不会挤。李达康伸手贴在沙瑞金脑门上,疑惑的说“这不会是发烧了吧”。沙瑞金躲开人的手洗着盘子说“走开,上去把那文件改完放我桌上,我等会儿看。”李达康眨眨眼心想完了,这沙瑞金可能是被掉包了,但还是听话的上去看文件。


沙瑞金看着人上楼,想着他要是能麻利看完文件,那晚上就去散散步,对身体好。


到了晚上,李达康忙完工作被沙瑞金拉出去散步,李达康一开始百般不愿就想在家躺着,被沙瑞金硬拉了出来,出来了这手也不放开。还好,就在附近走走。李达康看着走在旁边的沙瑞金百思不得其解,果然人都是会变的,其实沙瑞金温柔都是装的。


沙瑞金不知道李达康想了这么多,就是认为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而已。


周而复始,李达康觉得虽然沙瑞金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但是最近这胃不再难受了,头也不痛了,这是好事儿。


沙瑞金:硬气真管用,自从硬气了,爱人的头不痛了,身体好多了!五公里都不带喘的。


李达康:你是精神病,今儿就睡沙发吧,跟硬气过日子吧。


沙瑞金:??


想看啥吱一声,没梗了。🌹


追沙记。👆

啥也不是,就会瞎扯。

ooc都是我的。

沙瑞金从乡下调研回来,兴奋地掏出钥匙打开门,期待那个人也在家,能和他分享从乡下看到的乐事。门开了,黑暗一下子包裹住了他,沙瑞金抬头看楼上,也是漆黑一片,他打开灯,将包随手放在了沙发上,兴奋一下子变成了无力感涌进胸膛。

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里面空无一物,若不是冰箱还亮着,沙瑞金还以为这是座空城。他叹了口气蹲下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桶泡面,准备将就将就等李达康回来。

他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李达康了。多久?

沙瑞金思索着这个问题,顿时感到有些闷,他放下泡面,拿上钥匙走了出去。

好像很久了。

沙瑞金没有目的地走在路上,他不想去找李达康,他转身走进了一家牛肉面的店。店里没什么人,也没人会注意他。

好像就是这个位子。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沙瑞金皱着眉提醒着面前狼吞虎咽的人。

“嗯嗯。”因为满嘴都是面,李达康随便嗯了几声,等他吃完最后一口,抬起头傻笑的看着沙瑞金。

“来,您的面。”老板的声音将沙瑞金拉出回忆。沙瑞金对他说了声谢谢,便慢条斯理地吃起面。

沙瑞金并不觉得这碗面有多好吃,但他很饿,为了第一时间看到李达康连饭都没有吃,便奔回家,等来的却是一片黑暗。他吃完最后一口,付了钱继续走着。

他来到一处公园,安静,只有风带动树梢的声音。

沙瑞金两手插兜的坐在椅子上,抬头看到天上的月亮。他想起小时候没事儿干的时候,会拉上陈海一起坐在外面看月亮,陈海拉着他的衣袖问他为什么要看月亮,一点也不好看。他笑着摸摸他的头,对他说因为月亮上有一个嫦娥姐姐,她可漂亮了,她旁边还有一只小兔子。陈海惊讶的瞪大眼睛使劲的看着月亮。沙瑞金在一旁笑。

沙瑞金掏出手机,拍了张月亮的照片,想发给李达康,转念一想算了,之前打给他的电话,他也没接也没回,算了吧。他把照片又发给了陈海,陈海很快就回了他,哥,没有嫦娥,你别想骗我了,小皮球都知道。沙瑞金止不住笑意,把手机揣回兜里,往家走。沙瑞金准备跟李达康好好聊聊。

他打开门依旧是黑暗陪伴他,他就坐在黑暗里等着李达康回来。

李达康还在忙碌,前不久他当上了省长,这下使他更加忙碌起来,看完这份文件又看那份。又过了一小时,他站起身活动活动,收拾一下东西便回到省委大院。他掏出钥匙,半天没有打开门,反到弄得声音很大。沙瑞金听到声音起身给他开了门。

李达康这才想起来沙瑞金是今天回来,随手打开灯,看着又坐回沙发上的沙瑞金,扯着领带问他“怎么还不睡啊?”

“不困,这么晚回来吃饭了吗?”沙瑞金直视着面前人。

李达康被他盯着发毛,随便嗯了几声,准备糊弄过去。“我先上楼了,困死我了。”

“等等,你先坐下,我有事儿要说。”沙瑞金拦住了他。

“什么事儿啊。”李达康困意上来不耐烦的问。

沙瑞金握紧拳头又松开,平静的看着李达康。“我们分开吧。”

李达康吓得哈欠都憋了回去,“你说什么!”

“分开吧,达康。我累了,你的敷衍,冷漠让我这的喜欢感到疲惫。我很希望我是一个让你心动的人,而不是权衡取舍分析利弊后觉得不错的人。看来是我想多了。”沙瑞金说完这些话觉得内心一松。

李达康没有说话,觉得沙瑞金可能是因为这几天自己没有接他的电话而生气了,可是是有理由的啊。手头上的事儿那么多,哪儿有空接电话啊。李达康觉得自己想的没钱,还点点头肯定自己的想法。

沙瑞金半天没有听到回答,便抬头看人,却看到他点头。他自嘲地笑了笑,他怎么会认为李达康会开口挽留他呢。

他蹭的站起身,伸出手,面无表情的对李达康说“那就这么吧,李省长。请您放心,我绝对会公私分明,东西明天我会让小白来拿。晚安。”拿上包回到了他的家。

李达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就和他握了手,看着他离开,等他反应过来时晚了。完了,这是真生气了。李达康拿着烟的手微微颤抖。

大概会有后续,大概吧。🕶